本科歷史

草創的年代

莫世湟教授,譚培炯教授

馬偕醫院是年代超過一百年以上相當有歷史傳承的教會醫院,但早期的文史資料不易找尋,要正確了解最早期的麻醉發展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最早期的馬偕醫院麻醉科並沒有專屬的麻醉醫師,只有幾位麻醉護理人員在外科醫師的配合下從事麻醉工作。早期的麻醉方式以開放式系統的乙醚麻醉為主,沒有專屬的麻醉機及專業的監測工具。一直到馬偕的前院長羅慧夫先生為了安全的進行小兒唇顎裂整形手術,才特別先後禮聘莫世湟教授與譚培炯教授來院實行插管式全身麻醉。在此時期可謂是馬偕麻醉科的草創年代,在兩位德高望重的前輩領導下順利地讓外科進行了難度極高的小兒唇顎裂整形手術。

茁壯的年代

鄭允久主任,魏志濤院長,吳國驊主任

在譚培炯教授離開馬偕醫院前往長庚醫院接任麻醉科主任後,鄭允久主任擔任了承先啟後的重責。在鄭允久主任任內,開始有系統的開設麻醉技術人員訓練班,當時每一個梯次都吸引了相當多優良的護理人員報名參加,這些受過正式麻醉訓練的護理人員大部分都留在馬偕醫院繼續貢獻所長,也有許多的麻醉技術人員在離開馬偕醫院後繼續在其他的醫院從事麻醉護理人員的工作,這段時期所訓練出來的大量麻醉護理人員對當時人才短缺的麻醉界貢獻出相當大的力量。魏志濤院長是馬偕醫院麻醉科住院醫師訓練畢業的醫師,在鄭允久主任之後擔任麻醉科主任之職。

在魏志濤院長任內開始大量訓練麻醉科住院醫師,許多優秀的醫師在經由完整的住院醫師訓練後繼續留在馬偕麻醉科擔任主治醫師的工作,而這時期所訓練出來的住院醫師也成了目前馬偕醫院麻醉科最堅強的陣容。魏志濤院長除了領導臨床麻醉業務外,對於麻醉業務的電腦化也持有相當之遠見,在全院尚未有電腦化趨勢之前,魏志濤院長即已開始進行麻醉科資料的電腦資料庫建置,可謂國內推動醫療電腦化之先驅。而在此時在魏志濤院長的帶領下,馬偕醫院麻醉科開始進行麻醉機與生理監測儀器的現代化,各種尖端的生理監測儀器開始普遍使用於每一間手術房,為病人在手術麻醉當中的安全提供了最佳的保證。魏志濤院長優秀的行政領導長才因此獲得醫院的重視,先後擔任了台東馬偕醫院與新竹馬偕醫院的院長,最後在激烈的競爭下獲聘為中部醫學重鎮的彰化基督教醫院院長一職。

在魏院長高就台東馬偕醫院院長一職後,由吳國驊主任繼任麻醉科主任一職,在此一時期正逢麻醉界最艱苦的年代。由於健保给付的不公平,以及麻醉醫師的地位長期不為國內民眾所重視,導致此一時期各大醫學中心開始大量嚴重短缺住院醫師,因此各大醫學中心之麻醉科都為麻醉基層人力的短缺所苦惱。在此艱困的年代,吳國驊主任秉持著修身養息與以身作則的方式度過了此一人力困頓的年代,當時的麻醉科每一位主治醫師除了在大白天應付繁忙的麻醉工作外,在晚上還常常要繼續留下值守第一線的夜班,但為了科內長遠的發展,縱使在人力極度短缺的情況下,吳國驊主任仍然應允科內優秀的年輕主治醫師出國進修,而這些主治醫師學成回國後,對日後的馬偕麻醉科的發展提供了最大的動力。

積極擴展的年代

鄭清榮主任,陳建全主任,黃俊仁主任

在吳國驊主任之後鄭清榮主任繼任為麻醉科主任,鄭清榮主任開始了馬偕麻醉科積極向外擴展的時代。在主治醫師人數大量擴編後,馬偕麻醉科開始有了雄厚的實力走出開刀房進行業務的拓展。首先是疼痛門診的開辦,疼痛門診讓麻醉醫師從開刀房走了出來站在第一線直接面對病人,一開始的疼痛門診由鄭清榮主任與陳建全主任擔任看診醫師,在草創之初即付出了大量的時間與心血讓疼痛門診從無到有到初具規模,病人人數也隨著名聲的打響而大量增加。隨著電腦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鄭主任也持續推動課內業務的電腦化,首先是建置麻醉科本身之website,設置討論區,讓同仁們可以在網路上互相討論平常的工作心得,並對常見的後遺症提出檢討改進的方法。其次為QA系統的建立,QA系統對麻醉醫護人員照料病人的品質有顯著的提升效果,馬偕麻醉科的QA資料庫為科內同仁獨立建置之系統,也是全國首見的一套專業麻醉醫療QA資料庫,由於系統設計十分優異,許多醫院也直接移植此套系統使用當中。

另外在術後止痛方面麻醉科也開始大量推廣病人術後自控止痛裝置,起初因為此項業務讓麻醉工作人員的工作量大量增加,也需要細心處理病人產生的種種後遺症,所以初期的推動並非毫無阻礙,所幸在鄭清榮主任與分院陳建全主任的推動下此項醫療業務仍然持續成長。在麻醉科人事制度上鄭清榮主任也有許多的變革,首先是將淡水麻醉科人員固定,不再採取台北淡水輪調之模式,並設置淡水分院麻醉科副主任一名,由陳建全主任擔任,專責淡水麻醉業務之推動,這項措施也是日後馬偕麻醉科走向更專業分科之濫觴。鄭清榮主任同時推動將麻醉科技術人員施行任務編組,讓多才多藝的麻醉技師們除了可以在麻醉醫療服務有所貢獻外,並可以發揮自己醫療以外之專長來服務病人及促進科內整體之發展,科內在實施任務編組後雖然同仁們多了額外之工作,但也因此學習到更多實用之技能。

另外由於麻醉科優秀之專業表現讓院長極為賞識,開始將開刀房之管理併入麻醉科,由鄭清榮主任兼任台北開刀房主任一職,並由陳建全主任同時兼任淡水開刀房主任一職,從此麻醉科與開刀房兩大系統開始整合,讓整個外科手術與麻醉有了更系統化的管理。在臨床麻醉之外,鄭清榮主任亦積極推動學術研究之進行,讓從國外習得特殊技能的年輕主治醫師們在回國後能有一展長才的機會,而從這個時期開始馬偕麻醉科發表在國際學術論文雜誌的數量開始大量增加。

SARS的突然流行是近幾年對醫療生態產生嚴重衝擊的重大事件,對馬偕醫院麻醉科尤其如此。在SARS流行期間,馬偕醫院收容的SARS病人數僅次於專責的和平醫院,而SARS病人的插管醫療最後由院長直接責成由麻醉科擔任。在鄭清榮主任與當時負責淡水業務的陳建全的籌畫帶領下,由麻醉科的每一位主治醫師親自幫SARS病人插管,科內除了儘速添購各種防護設備外,並演練各種標準流程,由於科內的團結合作讓整個麻醉科在SARS風暴中能安然無損的平安度過。

鄭清榮主任另外一項重要的貢獻為促成台北馬偕醫院開刀房的整建工程,原本之總院開刀房雖仍符合各項安全使用之規格,但終究是年代久遠已有不勝負荷之勢。但開刀房之改建所牽扯到之變革與各項無法預料之阻礙是無親身參與其事者難以想見的,尤其在改建的一年間常規的手術並無法因工程之緣故而暫時停止,所以在工程採逐步進行之方式,而開刀房卻仍保持正常的工作業務量,在鄭清榮主任的堅持下此項極為艱鉅之任務在歷時一年後乃告完成,從此台北馬偕醫院的開刀房其規格與水準與國外最先進之醫學中心相比較是毫不遜色。在開刀房改建期間鄭清榮主任亦克服了萬難替麻醉科同仁爭取到更大的辦公與開會空間,在寸土寸金的台北馬偕開刀房裡,這是極為困難的工作,在新的麻醉科辦公室落成後,馬偕麻醉科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嶄新現代的家。

馬偕麻醉科從無到有,再從堅守本科的業務到拓展成參與各個醫療部門的層面,是許多傑出的領導人物集體創造出來的結果,每一個默默在裡面工作的醫療成員或麻醉技師們也都有一定的貢獻,這些眾多的人士在這裡實在無法一一地描述其貢獻,但我們也必須在這裡對這些不辭辛勞付出的人在功勞簿上記上一筆,偉大的事業一定是許多人所集體創作出來的。